探索产业工业设计的本质,“时间折叠”的南方?

发布时间:2021-04-18 22:18:33 作者:admin 425
【文摘】工业设计引领产品时尚,产品设计驱动市场份额。外观设计很重要,更是产品视觉的美感!
 
探索产业工业设计的本质,“时间折叠”的南方?
 
       因为工业设计的本质可能是“时间折叠”,所以它大致分为两种:快速生活和缓慢生活!
 
2020年带走了很多传说后,2021年也开始使用大手段。
 
多年的@ 罗振宇,年前@乌鸦,年后@ 翟事情前几天发生在@咪蒙身上,2019年怎么看都有点骚乱。但是2019年席卷企业家、明星、自媒体的“假造人设”事件似乎比2018年的陈情通报更接近我们的生活。
 
但是这次大规模的“舆论围攻”事件也不是“假”。只是有些人把自己的人做得太成功了,我们对“她”的期望太高,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能容忍一些“缺陷”崩溃后的“人”,但用户都是健忘的。他们多次“宏伟”也不是想要“实锤”。
 
不,罗振宇今天带着他的第七季度672期《罗辑思维:为什么脸小的人更好看?》回来,嗯,真香!
 
但是今天我们的主题不是罗振宇或河森堡、《罗辑思维》或《进击的智人》,而是“时间折叠”。
 
时间折叠,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
 
折叠郝景芳空间,折叠北京,获得了雨果奖。三体人将质子展开二维后,通过高维折叠得到智子。这个一次河森堡折叠了时间,遇到了被攻击的智人。
 
抛弃时间折叠的科幻属性,时间折叠更能体现“工具性”,工具往往是工业设计的过程和载体。
 
因此,工业设计的本质是向用户可以随时看到、控制和出入的小世界注入更高质量的“认识体验”。
 
在河森堡的“时间折叠”中,站在相对较长的时间维度上的主人公是文明“管道”的“超级产品”。
 
今天的消费者不满足于单纯节约时间这样的“早期体验”,对产品的多维诉求变得更加迫切,需要在压缩、垄断、折叠的雕塑时间中获得更多,体验丰富的感官。所以,如果将各种体验叠加起来,提供更“饱和”的“认识”体验,就会爆发出好恶。(经历)。
 
就像信息从原来的纸慢慢演化成电报,电报从电话、电视、电影一样,他们经常在时间线上感知重叠。例如:电报比报纸超出距离限制,电话比电报发出更多声音,电视和电影超越时间限制。它封锁某些时空,进行故事化、艺术性、编辑处理。对于观众来说,更加饱和的“投入”体验3354观众只需要2个小时就能通过时间和空间。那么,因为工业设计的本质可能是“时间折叠”,所以它分为两种:快速生活和缓慢生活!
 
快速生活:使时间更有效率,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更多的纯精神创作。
 
缓慢的生活:丰富经验,在规定的空间里满足更多多维认知。
 
一、快速生活:让时间更有效率
 
作为人类自觉制造的第一个工具之一,旧石器时代出土的“奥杜威切割机”一度将人类工业设计公司推到了200万年前。
 
也就是说,至少200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开始有意识地使用“制造”工具提高“生产”效率。此后,铁器、青铜、战马、鸽子、信使、帆船、马车、蒸汽机、电力、电脑,甚至今天的飞机、地铁、公交车等交通工具的出现,并不是为了使我们的时间更有效率。
 
可以看出,使时间更有效率的这件事已经深入到人类的骨骼中。
 
即使初心从一开始就让生活变得更好,变成了过去的世界,也想去看看,甚至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想用钱来看。(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生活)但至少人类的整体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这就是“快”工业设计的力量——,推动着人类文明的不断重复更新。
 
我们可以看到时间变得更有效率。人类一直得到外界的帮助,不断优化,扩大人类的基础认识。工具可以让我们跑得更快,看得更远,下水,上天。工具扩大了人类的基本功能,赋予人类“超级认知”。即使21世纪人类生活逐渐从现实世界移动到互联网,这种搜索(百度)、购物(阿里)、社交(腾讯)工具仍然很刺耳。
 
因此,帮助我们使时间更有效率的工具并不限于实体或虚拟。如果有需要的地方,就会出现类似的工具。(约翰肯尼迪,时间)。
 
但是这个“性能”工具面临的未来往往是悲观的。随着旧工具的普及,人们会逐渐失去兴趣。人们试图找到新的替代工具,此时此刻他们面临着“瓶颈”或“放弃”。
 
但是对人类来说,由于我们不满足于现实这一欲望的趋势,人类不断发展和发展,可以继续寻找新的“快速工业设计”解决方案。(另一方面)。
 
《快速生活》工业设计可以更有效地解放人类的发力和体力,使其更集中精神,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更多的价值。
 
二、缓慢的生活:丰富经验。
 
但是用户并不总是只要求效率。铁器、青铜、马、鸽子、信使、帆船、马车、蒸汽机、电力、电脑、甚至今天的飞机、火车、公交车等交通工具流行起来,世界上也有碗、陶瓷、茶、丝绸、葡萄酒,甚至今天的高速铁路、
 
可以看到,像后者这样的工业设计往往比使时间更有效的工具出现得晚一些。那是因为人类这种生物在“创造”新的生活方式之前,要根据自己的意愿“优化”它。
 
毕竟,盲目的“快”也不是无害的,至少它挤压了人类原来的个人空间,地铁3分钟,公交车5分钟,加快了他们的生活速度。
 
这时电影厅、星巴克、游乐园、博物馆等《慢报》工业设计登场了。把身体寄托在特定的场景上,努力融入特殊的氛围,努力冲破枯燥生活的束缚和时间进行对话。也许我们应该买一些东西,看电影,放松身心,熏陶心灵。
 
总的来说,“缓慢的工业设计”是针对对瞬息万变的生活的不安感的工业设计,具有相对独立的空间和氛围,让你放下“界限”和工作,感受到不同氛围的生活。因此,缓慢的生活往往是私人的,这种“缓慢的工业设计”可以缓解一个人的不安,但对其他人可能不行。
 
但是世界是丰富多彩的,选择的余地太多,所以我们缺少的不是解决方案。
 
这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中“打捞”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从中分离出两种不同的工业设计“哲学”。我们需要扩大人类潜力的工具,我们也需要意识。
 
它们就像人类进化历史的两条腿。一个永远探索,一个永远跟随。正是因为这两种“逻辑”同时存在,我们不会盲目追求工具性,走错方向,太安于现实,不会停滞不前。
 
的确,人类需要有目的的“快”,减少无意义的损失。同时,人类要有创造性的“慢”,提高有价值的认识。
 
在凝固的时间里加载更多的功能体验,或者在“浓缩”的空间里增加更多的感情感,这是产业工业设计的本质。如果“快速工业设计”是社会的话,则更注重产品本身的“功能”,如材料和技术的重复。那么,“慢工业设计”更为个人化,将基于产品本身的功能,更加注重个人的使用体验。很难说谁对谁错,但这是放在人类和个人的层面上的。
 
如果是小型产业工业设计企业,在“功能性”方面很难突破大企业、大型制造商的技术和市长/市场壁垒。因此,更加注重产品的“人性化”体验,可能是“厚而薄的头发”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