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是那个时代的技术启示

发布时间:2020-07-09 02:33:11 作者:admin 400
工业设计是那个时代的技术启示
 
  青少年时期,我多次感受到社会的灰色和无偿的一面,我们看到的社会与学校教育中说的完全不同。怎样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一位和我有相同经验的小学同学写信给我说,要有“一条技术之路”,才能有社会立足之地。所以我的梦想是成为工程师10年。
 
  真正独创性的研究和设计很锻炼,很有挑战性。这样出来的产品,公司也掌握了真正的技术。在我20年研发工作经验中,这种技术层面的项目并不多。事实上,目前许多国内IT公司的研发部门也是如此。我遇到的一家国内PC大企业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从外观上看,在皇家研发中心,在使用整体机器水平的模拟用户时,很享受测试。没人说这是研发。
 
  人的一生可能重要的是那几个阶段,即机会,一次又一次,如果一切顺利,再抓住机会,就会有相应的回报。回顾20年来所走的路,在我人生中起重要作用的第一步就是用心去见老师,在那个技术困难的时代,有助于一生的技术启蒙。
 
  得到千德的导师
 
  1977年阳光明媚的5月,我在宿迁无线电站工作。今天很少人知道这个工厂,但当时这个工厂还有点有名,是西藏用的友好地。在工厂负责新产品设计的大镇有文化大革命时解散的南京无线工业学校(南武)的校长和教授、系主任、系主任。中国第一代电化学专家耶户尤、第一代无人河床因(拖拉机)的无线电操纵设计师赵燕、第一代无线电专家洪瑞吉、第一代雷达设计师赵柏林、第一代飞机维修师贡比桑,以及因“自学”而成为1960年代国电影洞电子关厂工程师的张世昌等数十名优秀人才。
 
  这些人才大部分是政治运动,先被排挤到学校,然后被放到宿迁。文化革命后期,宿迁县依靠这些人才建立了宿迁无线发电站。叶校长担任工厂革新委员会副主任,教主任于家琪负责新产品部门。工厂的产品是晶体管图和集成电路测试器和微波测试设备。他们在这个小城里留下了代表中国电子技术水平的产品,至今还给人们留下了有趣的故事。像美国microway和IEEE杂志一样,他们从海外亲友那里收到的各种技术资料和来自1860邮箱的影印版原版杂志,也引起了我们年轻人的极大兴趣。1977年底,“微波泄漏测试仪新产品设计/生产鉴定会”在工厂举行。会议上来了电子产业部科技局、生产派遣局局长、处长、地方电子局局长、现象领导人等很多领导人。吃饭的时候,座位上大家都让步了。阶级上的学科都宾要上席,但是来找的贵宾中,大部分是“南武”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的毕业生,因此前校长和教师都不好意思上席,后来艺校长上席了。产品通过生产验证后,电子部还安排了包括从美国进口的微波炉发射和验收设备在内的宿迁无线发电厂,建设全国最先进的微波屏蔽暗室的方案。这是迄今为止在这个小镇上获得的最好的电子设备。据估计,在20世纪60-70年代中国的电子工业中,无论是企业、政府部门的技术骨干还是经营干部,其中五分之一毕业于“南武”。
 
 
  当时这些“南武”老师都在工厂的新产品设计部门,工作氛围严谨,严肃,幽默感强,往往有知识分子徐璐不服的竞争心理。好像被套牢了,每天下午3点左右去走廊中间的大房子休息,聊天。老师们也会谈论设计的技术问题。我们年轻人大多充当他们的听众。
 
  一天,在与近60岁的赵燕老师毕业了两年的年轻大学生后,数学问题解决高手吕伟清解决了高级数学问题,在张伟清同志大学找了高级数学问题集,选定了5道题。两人同时开始,结果吕伟卿先完成了,但问错了;赵老师晚了6分钟结束,结果都是对的。赵老师说高级数学问题已经20,30年没做了。我们问为什么现在还能记住这么多微积分公式。他说,在西南联合大学学习的时候,做了2,3,000个高等数学问题,所有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将微积分问题做成加法和减法,永远不会忘记。在他们的这些工程师中,功力深的并不是少数。不用像贡比桑老师那样推导出机器驱动器的“谐波运动”公式,一下子就能写出四大黑板。
 
  龚伟蒸汽老师原来是部门经理,戴着圆眼镜。他50多岁了,头发花白,皮肤花白,身材像人一样给了你钱的感觉。看到他,脑子里自然会出现“一团和气”四个字。他是南工(现东南大学)双专业1950年毕业的本科生,也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第一部《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教材的作者。工厂里是结构设计室的主任。
 
  高中毕业生6-7人学习了模具设计和仪器结构设计。我们每天学习半天结构设计专门理论,半天工作。龚维桑老师主要给了我们四节课:《机械制图》 《材料力学》 《冷冲模设计》 《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他讲课浅薄,善于劝导,结合了例子。总是鼓励人,从不批评别人,是从未见过他生气的真正敦厚的老人。那时我们的基础真差。他说完话,总是问我们:听懂了吗?因为我的好问题和勤奋,很快在很多人中脱颖而出。技术上有什么问题,龚老师肯定能回答。一次球老师对我说:“你提出的问题都经过了你的思考。”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贡比桑老师教了我比别人更多的技术。一年多的课程为良好的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理论奠定了基础,我还花了半个月的工资购买了美国材料力学权威哲莫申科写的《材料力学》这本书,长期以来一直在硬啃。后来我上了大学,才知道孔老师为我们选择的课程是多么准确有效,我们一点也没有绕过。一位大学老师告诉我们。《机械制图》 《材料力学》学得好,给了一半工程师。对电子产品结构设计工程师来说真是太好了。我跟随孔老师设计了复合模具、连续跳跃模式等10多个冷模,并成功生产。看着自己的设计从脑海变成图纸,然后成为零件制作产品,心里特别高兴。
 
  当时仪表框架设计没有铅字轮廓,框架是用薄钢板的加固和折弯制成的。张力模具是比较困难的模具。龚老师用200吨冲床制作了用于设计零件和制作这个零件的4 "半"张紧模具。开始开球的时候,戴死了,不能逃跑。我们跟随龚老师调整模具滑块行程,正确,增加润滑,提高卸载力,看到问题逐步解决,学到了很多实战经验。
 
  和孔老师来往20多年了,想写更特别的东西也写不出什么来,真奇怪。但是每次去过年的时候,听他的话,真的感觉像木春风一样。他的那种沉着冷静,对专业领域有彻底的掌握,实际上是人生生活困难的领域。而且他是应得的那种人,所以工厂里的很多技术工作都会帮助他。我只从他身上学到了技术知识,没有学到他那种冷静的心态。十多年后,当我被叫到生产线处理问题的时候,其他人都紧张的脸,看着我微笑,问我为什么不着急?我发现那种表情原来是“憋在心里”的自然表现。
 
  我的另一位导师是张世昌,他指定我去,因为工厂要亲自制作一套四板式机器(用于制作PCB胶片的机器,即大型工业相机)。我被调到这个产品设计团队学习结构设计,实际上主要是制作图纸,把他的设计理念用图形表达出来。第一天来这个产品设计组让他削铅笔,他不满意。他用中国2H铅笔把笔杆前端削成20毫米长的圆锥,铅芯露出圆锥5 ~ 6毫米长,用砂纸把铅芯切成圆锥形,铅笔尖直径0.2毫米。接着,铅笔旋转的时候,铅笔和盘子倾斜了60度,用嘀嗒线画直线。他说这样笔尖不会一下子变成秃头。削铅笔后,他让我写0-9的阿拉伯数字。我写完以后,他说,你的数字写得很好,我建议你去财务科。看我的脸涨红了,“8”字应该这样写。我看着他写4笔,每个班级写标准仿宋体“8”。所以我跟着他仔细地开始了制图工作。他教我选择三个视图的技巧,强调局部剖视图和重复剖视图的表达方法,特别是零件必须准确、简洁、完整,并且不要少表达一个特征或多画一个视图。“让水平低的人也能看到你的画,这是个好图形。”"好的工程制图是艺术绘画.".这些设计理念,深深地影响了我。他很有独创性,教我利用机械原理实现机械制作机结构和传动设计。我们设计的滚珠丝杠驱动器对,一个人站起来,用手轻轻转动把手,就会把人从轨道上带走,让他们感受机器的神奇。一个想法从图纸变成了实体零件,我逐渐喜欢上了技术工作。有一次,冲床的“冲床杆”断了,其头部是球形的,根据当时的加工条件,高精度球形金属零件更难加工。张世昌老师后来在铣床上旋转倾斜的铣刀圆盘时,用所画的圆弧和铣床分度头进行了细微的步进,从而了解了在铣床上实现球面加工,通过手动抛光加工球体所需的精加工要求。
 
  没有精确的平整度时如何测量一个物体的表面平整度?张世昌老师教我,站在楼里,可以看到比萨斜边上有光。移动测量平面时,如果窗框的线在测量平面上的投影始终清晰,则测量平面将高度平坦。
 
  张世昌老师仍然是多才多艺的人,他制作的古井长期用于淮阴地区剧团。他甚至教我们制作小提琴,教我们制造小提琴的木料,以及某种特殊的剖切方法,还带我们在木材厂的材料堆里寻找合适的木料。这个问题几乎没有回答,因为我后来带来的几个研发团队的有奖问答。
 
  他给我的,对那个小城影响最大的,也是独创性的设计。当时有一场叫《于无声处》的闷热话剧,各地在排练。这部话剧演了两个多小时,反映的情节是24小时。张世昌老师用一只手表换了传动比,用大钟面和表针做了纸板,然后用缝纫机做了车床加工精密零件。时钟建成后挂在舞台上演出时,这块表成功地反映了情节所需的时间变化。
 
  张世昌老师家庭居住的县图书馆。他妻子是县城图书馆员,50年代毕业于北大图书馆系。星期天我去借书的时候,经常看到他的家人都在图书馆里学习。他看的杂志和书籍非常广泛,如《化石》 《乐器制作》。我从小养成了读书的习惯,但仅限于文学。进入工厂后,因为工作的需要,还借了技术书看。受他影响,我开始阅读8本杂志,例如《地理知识》 《航空知识》 《科学画报》 《化石》 《考古》 《摘译》 0103010。
 
  工厂主产品JT-1,JT-3晶体管图畅销全国。这种设备每台几千韩元,售价75000韩元,市场竞争也不激烈。1977-1978年是我学习技术最幸福的时间。那种学习,工作条件恐怕今天连研究生和一流企业都没有。工厂环境当时也被称为郑源工厂,有老师,有好工作,可以学技术,不用担心意识,没有任何竞争,还有自己喜欢的女人就是同事。刚从生活的阴影中出来的我真的好像来到了理想的乌托邦。我是1970年和父母从南京到宿迁农村的人,1974年从宿迁中学毕业,1977年进入这个工厂,过了这么多年。实际上,我初中毕业的时候,面临高中渡边杏的问题。当地中学校长说我们可怜的中农的孩子还没读高中,怎么轮到你了?那时不知有什么力量,我努力学习了高中。经过爸爸的努力,终于进入了公社高中。之后爸爸又去县城上班了,我也转学到了宿迁中学。
 
  青少年时期,我多次感受到社会的灰色和无偿的一面,我们看到的社会与学校教育中说的完全不同。怎样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一位和我有相同经验的小学同学写信给我说,要有“一条技术之路”,才能有社会立足之地。所以我的梦想是成为工程师10年。当时文化大革命后,全体国民学习英文,学习技术,工程师很少,是大众心目中的千里眼人物。